<div id="lb5mr"></div>
<em id="lb5mr"></em>
<em id="lb5mr"></em>

<em id="lb5mr"><ins id="lb5mr"></ins></em>

        福彩3d走势图

        <div id="lb5mr"></div>
        <em id="lb5mr"></em>
        <em id="lb5mr"></em>

        <em id="lb5mr"><ins id="lb5mr"></ins></em>

              <div id="lb5mr"></div>
              <em id="lb5mr"></em>
              <em id="lb5mr"></em>

              <em id="lb5mr"><ins id="lb5mr"></ins></em>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資訊 > 部門快訊
                    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龔秋光:每一道傷痕,都是一枚“勛章”
                    2018-10-10 11:52           來源: 湖南日報 【字體:   打印

                    □湖南日報記者 李國斌 何金燕

                    通訊員 黃世國

                    兩鬢斑白,腰板挺直,已退休4年的龔秋光,警察氣質不減。仔細觀察,他的左耳輪廓異于常人,殘缺了約三分之一。

                    這是他獨有的“勛章”,是一次抓逃犯時,被歹徒生生咬掉的。

                    龔秋光從警36年,曾多次受傷,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10月8日,在永州市公安局零陵分局會議室,他回憶起曾經歷的生死,堅定地說:“當警察就不怕死,怕死就不當警察!”

                    殘缺的左耳

                    1982年11月12日的下午,時為永州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民警的龔秋光,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有一位群眾向他報告,說發現熊某牛從白泥湖勞改農場逃了回來,正在中山路22號的理發店里。

                    “回派出所叫同事會耽誤抓捕時機。”龔秋光當機立斷,托付那位群眾給派出所打電話,自己直奔理發店。果然,熊某牛正在里面。

                    牛高馬大的熊某牛看到來人后,沖出理發店拔腿便跑。“抓逃犯啦!”龔秋光大喊,追了200多米,將他逼入一條巷子,撲上去緊緊抱住他的腰部,將他抵在墻上。熊某牛轉過身,雙手抱住龔秋光的頭,張開嘴巴,對著喉管狠狠咬來。龔秋光見狀急忙轉頭躲避,未料被咬住了左耳。

                    “在一陣揪心的劇痛之后,我感到左耳好像少了些什么。當時來不及想那么多,只是死死用頭抵住他滿是鮮血的下巴,心里只有一個念頭:絕不讓他再次逃脫!”龔秋光回憶。

                    相持了幾分鐘,派出所同事聞訊趕來,龔秋光已幾近虛脫,熊某牛也體力耗盡,無力掙扎。

                    等同事們用塑料袋把熊某牛咬下的那片耳朵送到醫院時,已經壞死。從此,龔秋光的左耳殘缺了約三分之一。

                    去年,省公安廳組織攝影家再現當年的情景。龔秋光又一次來到當年與熊某牛搏斗的那條巷子,往事一幕幕浮上心頭,心情十分激動。“雖然已經退休了,但當年做過的事情大家還記得,沒有被遺忘。”龔秋光很欣慰。

                    肌腱斷裂的拇指

                    “與犯罪分子搏斗,身上總免不了損壞一些‘小零件’。”龔秋光用左手緊握右手虎口處,露出一絲遺憾,“22年前一次執行公務時右手受傷,再沒摸過手槍,無力扣動扳機。”

                    1996年1月16日晚上8時左右,龔秋光正在零陵區垠地廣場巡邏,忽聞不遠處有人持刀行兇。

                    “保外就醫的李某逵乘坐冷水灘到零陵的客車,為了賴掉一元錢車費,和客車司機李某林起沖突。” 龔秋光回憶道,李某逵醉了酒,抽出一把20多厘米長的三角刮刀,追堵李某林。

                    李某林忽然失足倒地,李某逵揮刀朝他胸部刺去。就在那一剎那,龔秋光猛撲過去,右手一把抓住尖刀。

                    “我感到右手一陣劇痛,血水噴涌。”龔秋光痛得咬緊牙,豈料,李某逵用勁抽刀,準備刺向龔秋光,“我使出全身勁,大吼一聲:放下兇器!”

                    李某逵嚇得轉身就跑,龔秋光用左手握著右手,猛追上去,一腳將他踹倒在地,“他喝了酒,又拿著利器,不及時控制,后患無窮。”

                    在治安隊員和群眾的協助下,兇犯被制服。

                    這時,龔秋光用左手掰開已麻木的右手大拇指,剩余的一點點手皮吊在手掌上,血肉模糊。

                    李某林將龔秋光送到附近醫院,經醫生診治,其大拇指肌腱被割斷,拇指下部從此留下一道長達8厘米的疤痕。

                    “這點傷,不算什么。”住院一個月后,傷口尚未完全愈合,龔秋光又和同事破獲一起重特大盜車團伙案,追回被盜吉普車13臺。

                    經鑒定,龔秋光右手為三等甲級殘廢,“總使不上勁,抱孫娃娃也費力。”

                    “7”字形的補丁

                    在省公安廳,收藏了一件米黃色的襯衣。這件已經陳舊的衣服,右腰的位置有一個“7”字形的補丁。

                    這是龔秋光1989年穿過的衣服,有一次他抓嫌犯時,被鋒利的匕首劃破,幸運的是人未受傷。不過,他一位23歲的同事,卻永遠倒下了。

                    1989年11月10日晚9時左右,龔秋光辦完案回到派出所,得知黃太國、唐大力等民警在追捕重大盜竊嫌疑人蔣某森,他顧不得疲勞,馬上帶領民警周禮功和另一名主動參戰的河西派出所民警王貴君前往配合。

                    他們在黑暗中跟蹤嫌疑人,嫌疑人發覺后,立即朝河西菜市場奔去,民警們分頭將菜市場團團圍住。當時天色伸手不見五指,躲在暗處的蔣某森見民警圍上來,拔匕首朝迎面撲來的王貴君當胸一刀刺去,王貴君躲閃不及,“哎喲”一聲便倒下了。

                    龔秋光從側面撲上去抱住蔣某森,只見寒光一閃。“我往后一退,躲過了致命的一刀,右手馬上抓住他持刀的手,左手一個勾拳直搗他的腰部。”盡管已過去近30年,龔秋光對當年的情景仍記憶猶新。

                    龔秋光與同事制服了嫌疑人后,馬上抱起全身是血的王貴君,攔了一輛車,將他急送醫院。在醫院里,他們滿含熱淚跪在醫生面前,請求醫生一定要將戰友搶救過來,但得到的是醫生的搖頭嘆息。年僅23歲的王貴君,就這樣壯烈犧牲了。

                    第二天,龔秋光換衣服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襯衣被劃了一道“7”字形的口子。他妻子看到后,默默地把衣服縫補好。保存了近30年后,去年,這件衣服被送到省公安廳,作為公安民警沖鋒在前的見證。

                    從1978年至2014年,從警36年的龔秋光多次被記功、嘉獎,先后獲得“全國優秀人民警察”“五一勞動獎章”“共和國之盾”“全國勞動模范”等榮譽。

                    ■英模說

                    常常有人這樣問我:“你們干公安的,難道就不怕死嗎?”公安民警也是人,知道生命的可貴。但既然我們穿上了這身警服,就有一種天職和責任,這就是:全心全意為民想、赤膽忠心保民安。   ——龔秋光

                    ■采訪手記

                    最美的勛章

                    李國斌 何金燕

                    殘缺約三分之一的左耳、肌腱斷裂的拇指……在龔秋光的身上,類似的傷痕還有不少。這些傷痕,是他從警36年奮不顧身、忠心為民的明證。

                    這樣的傷痕,在人民警察身上極為常見。9月8日開展的“永恒的瞬間——改革開放40周年湖南公安英雄壯舉攝影再現”展覽,全省100位民警因公負傷的X光片構筑起一面觸目驚心的“傷墻”,真實記錄了公安隊伍的付出與犧牲。這一道道傷痕的背后,是一次次的義無反顧,是一次次的挺身而出,是為萬家燈火一次次的負重前行,讓人為之動容。

                    和平年代,人民警察是一支犧牲最多、奉獻最大的隊伍。盡管他們中的許多人,名字無人知曉,但是他們的功勛注定與世長存,他們身上的每一道傷痕,都是最美的勛章!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底部